🎀草莓软糖🎀

碗弹玩家
随缘产粮
立志做三流黄文写手

【六金】灵魂互换

•如题,灵魂互换梗

•腹黑雀x纯情塌
•肉渣
•ooc




一.
朴志训一脸问号的看向朴佑镇。

确实没有比一大清早起来看见自己的室友一脸好奇的研究自己的腹肌还要值得奇怪的事情了。


“那个....五金啊,你在干嘛啊?”朴佑镇在朴志训心里好像不是那么自恋的人。

朴佑镇好像是刚发现朴志训醒了,吃了一惊,赶紧把衣服整理好,没来得及说声早安就冲出了房间。


朴志训望向朴佑镇跑的方向,好像是金在奂的房间。

朴志训摇摇头,决定不去想。


今天也是奇奇怪怪的宿舍日常。




二.

金在奂早上起来习惯性的揉揉脸,发现自己的饺子不翼而飞。


朴佑镇早上起来习惯性的揉揉肚子,发现自己的搓衣板变成了软塌塌的小肚子。


朴佑镇猛的一个坐起来,就见到金在奂跑进了房间,准确的说,是披着朴佑镇皮的金在奂跑进了房间。


这一刻两个人都挺凌乱的。


(TT我怕大家不明白特地说一下,接下来文中的称呼都是本人,比如说金在奂就是指朴佑镇皮的金在奂这样)


“总之...先出去再说吧。”朴佑镇偏头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内...”


朴志训洗漱完一出房间就看到朴佑镇和金在奂两个人之间好像是凝结了的气氛,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还是打游戏吧,朴志训坐在两人中间默默打开手机。


“五..在奂啊,”金在奂先开了口,“那个...我要去上厕所...”


“没事...你去吧…”朴佑镇还有点不熟悉自己的新声线。


朴志训:........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么两人上厕所要经过对方同意啊???


朴志训看到的只是坐在自己身旁的金在奂在朴佑镇去上厕所以后脸上浮起了肉眼可见的红晕。


朴志训:??????



三.
“哥,我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吧,这事怎么解决啊?”朴佑镇坐在床上。


金在奂绕绕头,“我也不知道啊。”


“我觉得我们俩个瞒不了多久的...”


朴佑镇站起身,“不管怎样还是先告诉智胜哥吧。”


于是尹智圣被一脸懵逼的拉进了房间,花费了十分钟的解释与不可置信以后,尹队长终于明白在金在奂和朴佑镇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好是在休假期,”尹智圣拍拍胸口,“要是有行程表演的话可怎么办啊。”


“哎一古,到底怎么办啊,”金在奂问。


“你们在交换身体的前一天晚上又做什么特殊的事情吗?”尹智圣问。


“没有没有,一切正常。”金在奂出口否认。朴佑镇撇了他一眼,没说话。


其实是有的,在交换前的一个晚上,朴佑镇向金在奂告白了。


那时金在奂才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进了房间,看到朴佑镇在房里,“哦佑镇啊,有事吗?”


“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金在奂莫名咽了咽喉咙,“内,你说吧。”


“我喜欢你。”朴佑镇直直的撞击金在奂的眼里,弄得他有点头昏脑胀。


金在奂移开视线干笑两声,“说什么啊佑镇,这是能开玩笑的事情吗?”


朴佑镇没有反驳,扶着金在奂的后脑勺吻了上去。金在奂大脑瞬间当机,耳朵红的不行,朴佑镇只是轻轻吻了两秒就松开,金在奂还没反应过来。


“哥,你想清楚了就告诉我你的决定吧。”朴佑镇走了,留下金在奂一个人。因为灵魂互换带来的手忙脚乱,使两个人都无暇去顾及那天的告白,这一下尹智圣突然提出来,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件事。


金在奂现在脸上还有点发烫,完全听不进尹智圣的叮嘱,眼神在空气中游移。朴佑镇先开口,“在奂哥,我和队长先走了,你休息一下吧。”


金在奂甩甩头,进了厕所开始洗澡。哎一古,金在奂想,这都叫什么事啊。


厕所门咔嗒一声响了,金在奂下意识的回头,是朴佑镇。


金在奂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本来他在用朴佑镇的身体洗澡这件事就已经够让人害羞了,“那个...佑镇啊,你,你先出去吧。”


“在奂哥这是什么意思?我自己的身体还不能看了吗?”朴佑镇越走越近。花洒看不懂情形自顾自的发出水花的噪音。


金在奂后退两步贴到了墙上,磁砖的凉意激得他起了层鸡皮疙瘩。朴佑镇越靠越近,他埋头到金在奂的颈间,声音闷闷的,“哥明明就是喜欢我,为什么不承认呢?”


“在奂哥,这种事你也想蒙混过关吗?”朴佑镇的鼻息扫到金在奂的颈脖处,弄的人有点痒。


“哥也明白的吧?只要再kiss一次就会恢复正常。”


“既然你知道的话为什么还不来...”


金在奂话还没说完,朴佑镇就抬头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脸颊,“我知道什么?是知道哥喜欢我吗?”


金在奂不说话,他感觉朴佑镇往嘴唇旁边在靠近,他轻轻闭了眼睛。


朴佑镇却一下退开,金在奂急忙开口“朴佑镇你...”


“在奂哥主动不行吗?”


朴佑镇等了两秒,没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个哥哥,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面子薄的要死,“那就等到哥主动找我的时候再恢复原样吧。”


朴佑镇舔舔嘴唇。



四.
金在奂很苦恼,金在奂确实很苦恼,苦恼到朴志训窝在宿舍打了一天游戏都能够察觉出来。


“五金啊,你怎么了?”朴志训放下手机。


“啊?我?我没事啊,”金在奂本来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你是不是还在为在奂哥的事情苦恼啊?最近你们俩的气氛有点奇怪。”


“嗯?我和在奂哥他...”金在奂默不作声的想在朴志训这里套取一点情报。


朴志训撇撇嘴,“你喜欢在奂哥的事情谁不知道啊?金在奂那哥摆明了不也是喜欢你吗..!把人搞到手没有啊?”


金在奂不知道啊,他在心里默默吐槽,面上还要装作风平浪静,“....在奂..哥应该快同意了吧..”


金在奂躺在朴佑镇的床上,明明听不到,金在奂还是莫名有点害羞。


Kiss啊.....真是艰难的一步。“志训啊,Kiss...应该怎么做?”


朴志训闻言一个猛坐起来,“哇塞朴佑镇,你打算强吻啊,这么刺激?”


“呀!朴志训,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可是hyon....我可是你的亲故啊!”


朴志训的注意力明显在强吻上面,没在意金在奂一时的口误,“那还用说?你直接对着嘴来这么一下不就行了!”直男朴志训放飞自己开始瞎说。


只不过金·纯情·在·没接过吻·奂真的相信了。


第二天一早金在奂躲在房里从门缝观察着客厅,想寻找朴佑镇的身影,偏偏这天朴佑镇起的比较晚些——大家都陆陆续续地醒了在客厅活动。


金在奂想的挺简单的,他早上出其不意地冲出去对着朴佑镇嘴巴吧唧一口就得了,他一想到接吻前互相靠近的暧昧气息就手脚蜷缩,还是速战速决好。


看到朴佑镇在客厅的出现,金在奂深吸几口气,一鼓作气的跑了出去,朴佑镇在看到向自己跑来的金在奂还没什么想法,在金在奂捧着他的脸亲了上来之后秒速反应了过来。

客厅的众人如鸟兽状散回各自的屋里。金在奂确实是想的挺简单的,但是他亲的对象是朴佑镇。


朴佑镇扶着金在奂的后脑勺深吻下去,愣是冲进来金在奂本来封锁的双唇,———这番情景在其他哥哥弟弟里可不怎么美好。


“不会吧..你看那个样子,不会佑镇是在下面那个吧?”


“我感觉金在奂真有可能是在上面的那个。”


“对啊,你看金在奂那么主动,佑镇都快要把他给亲软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啧啧啧..”



-End




小番外


“呀!朴佑镇!你进来干嘛?我在洗澡啊!”


朴佑镇一丝不挂的走进浴室,从后面抱住金在奂,有意无意的磨蹭着金在奂的股缝,“朴佑镇,你又乱发什么情?”


朴佑镇的声音在淋雨的水声里听起来有一点距离,“在奂哥...我在他们眼里都是下面的那个,为了顾及哥的面子才没有戳穿,现在不能满足我一下吗?”




...有人想看接下来这一篇车的话评论告诉我好吗,有人要看我就写,没人算了


最后写出来我感觉有点失败...情感没写出来,想写成沙雕搞笑的也没写出来,大家凑合着看吧


如果你有想出这篇文章的题目请评论告诉我,如果被我选用可以获得点梗文一篇!
我为了文章题目什么都干得出来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