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软糖🎀

碗弹玩家
随缘产粮
立志做三流黄文写手

【六金】包养关系?

南韩车王劲仔奂x专业碰瓷朴佑镇

一.

在撞到人的那一刻,金在奂心里一凉。


在被撞到的那一刻,朴佑镇心里一喜。


金在奂久违的在晚上喝了几杯,趁着醉意微醺骑上他心爱的小电驴出去兜风,正当他骑到尽兴处的一个转弯,砰,撞上人了。


朴佑镇和朴志训正无所事事地在街边晃荡,他们俩的专业碰瓷组合遇到了点困难,现在碰瓷没那么好做,他们俩几天都没有收入来源了。


朴·这次是真的被撞到了·佑镇在被碰到的那一秒就发挥了他的专业素质——立刻躺倒。朴志训眼色极快的开始变脸,扑在朴佑镇身边悲痛的哀嚎。


朴志训这一嗓子彻底给金在奂醒了酒,金在奂心里一沉,“这位亲故没事吧??我真不是有意的....”


“怎么没事啊!我朋友伤的很重哦!赔偿怎么算啊??”朴志训一边放狠话一边观察金在奂,在确认对方是满面愧疚以后松了一口气,好像是个好骗的主。


“志训啊,别人也是不小心的,算了吧。”


“那怎么行?你都伤的这么重了,肯定要赔偿啊。”


朴佑镇和朴志训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倒是熟练,朴佑镇动了动脚,好像真有点扭到了。


“八千!赔偿!”朴志训眼睛一瞪还有点气势。


八千块钱算是笔大数目了,朴佑镇吃了一惊,扯扯朴志训的衣角,意示他减点价。


“八千是吧?好好好,我马上拿。”金在奂手忙脚乱。


朴志训真没想到能实打实要到八千,就是光身上带八千现金的人就不多,更何况还给了两碰瓷的小孩儿。


“那个...我把你送去医院吧?”


“不用不用,到时候我背着我兄弟去就行了。”


“还是我送你们吧,我有点过意不去。”


“你这技术,到时候再撞到人怎么办啊?”


金在奂好像被最后一句话给说服了,他有拿出两百块钱塞给朴志训,“这个你们拿着打车吧!”


朴志训拿着金在奂给的八千两百块钱目送他和他的小电驴离开,心中充满敬意。


朴佑镇扭头和朴志训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人傻钱多四个字。他们哪回碰瓷不是撒泼打滚弄一身灰才要来,这次钱来得这么容易还真有点不真实。


这年头没见过这么好骗的。


二.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大概就是当你再次碰瓷的时候遇上了你上次碰瓷的冤大头。


朴佑镇和朴志训望着一脸担心跑过来的金在奂,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他们这次碰瓷唯一的收获是被啐了一口,本来正准备拍拍身子站起来,又看到了金在奂。


“哎一古小兄弟你没事吧,”金在奂赶忙把朴佑镇扶起来,“你这是什么运气啊,怎么老是被人撞。”


“那个...我没事,不严重...”朴佑镇二十年的厚脸皮在这一刻有点发红。


旁边的朴志训看着朴佑镇的表情憋笑到内伤,他还是很仗义的把朴佑镇给接过来,装模作样的扶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朴佑镇这才发现金在奂身上背的吉他,“你没事了吧?我要过去演唱了啊。”金在奂看了看朴佑镇好像确实没多大事,蹲下身子打开了吉他盒。


“你是歌手吗?”朴佑镇有点新奇。


“嗯...也算不上吧,就是一个默默无籍的流浪歌手。”金在奂把吉他背到身上。


“哦哦,你快去吧…”


朴佑镇和朴志训乖乖的坐在长椅上等着金在奂的演唱。


金在奂清了清嗓子。


“You know that our love affair is a bit like the rainbow

你知道,我们的爱如同彩虹


Unpredictable, still it's one of nature's greatest shows

是大自然最绚烂的演绎,纵使它难以预言


Soon come fall, it's the best excuse for doing nothing at all

它突如其来,正是我们什么都不做的最好理由


You should know the beauty of life, is the beauty of falling in love

你应该知道,人生之美是坠入爱河的美好


Still sometimes the future seems too hard to swallow

尽管未来常常难以接受


Looking at the sky,

遥望着星空


Hearing sound of guitars

听吉他浅吟”


朴佑镇真有点惊讶,他没想到这大傻子唱歌这么好听,金在奂的声音很清亮,好像要唱到人心里去。朴佑镇没上过什么学,从头到尾就听懂了个love,但他还是莫名其妙的被打动了。


广场的白鸽惊飞掠过金在奂的上空,阳光给他的肩头洒下一层金粉,纤细的手指轻轻扫过琴弦,美好的有点不真实。


是风在动,朴佑镇想,还是我的心在动。


可能是朴佑镇的眼神太过炽热,金在奂没被这种亮晶晶的小眼神盯过,耳尖悄悄泛起了红,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点紧张。


哦莫,朴志训左看看右看看,这俩人有戏啊。


三.

朴志训再次碰到金在奂是一个深夜。


朴志训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坐在长椅上把他给吓了一跳,这大半晚上的冲击力还是有点大。朴志训猫着腰走近了点,哎哟,怎么有把吉他。


再走近点,哎哟,这不是前两天和自己好兄弟看对眼的冤大头吗。


朴志训不知道这哥为什么抱着吉他大半夜的做在长椅上思考人生,他想了想还是准备搭个话。


“啊...那个.....”朴志训挠挠头,“你怎么坐在这里啊?”


“啊...我就是...没钱了最近,所以就....”金在奂看到朴志训吃了一惊。


朴志训脑袋里算盘打得飞快,没思考过两秒他就发出了邀约,“那个,要不然你去我们家里住?”


开玩笑,这说不定关系到朴佑镇的后半生幸福。


于是朴志训把金在奂领回家了。


朴佑镇怎么也没想到他就是让朴志训跟他出去买点吃的,结果带了个大活人回来。


“哈,哈哈,”金在奂干笑两声,“你好啊…”


朴佑镇:..........


“哦,好像还没自我介绍吧?我是朴志训,这个是朴佑镇。”朴志训推了推朴佑镇。


“我是金在奂,这段时间可能打扰了....等我有钱了会付给你们房租的!”


其实朴佑镇和朴志训住的地方实在不算好,就一个卧室一个厨房,只摆的下沙发的客厅——连厕所都是公用的。


平常朴佑镇和朴志训就是一个睡房里一个睡沙发,不为什么,一张小床挤两个男人实在有点勉强。朴志训每次都把床霸占着,这次倒是自觉的把枕头被子拿到了客厅,顺手再把朴佑镇和金在奂推到房里面去。


朴佑镇猝不及防,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两男人睡一起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说出来未免有点矫情。


太近了。朴佑镇在和金在奂睡在一起意识到了这个清晰的事实,金在奂那边有很好闻的奶香,朴佑镇觉得自己心跳的不正常,他不出意外的失眠了。


可能是轻微的启动惊醒了金在奂,他揉了揉眼睛,“五金啊,怎么睡不着啊?”


朴佑镇想说还不是因为你,结果还是默默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又重新躺下。他望着灰败的天花板突然有点难过,他挺羡慕金在奂的,起码金在奂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在这种筒子楼里腐烂过一生。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金在奂突然开了口,刚刚睡醒的嗓音还带着点沙哑,轻轻的歌声在空气尘埃中漂浮。


好温柔,朴佑镇突然就安了心。他从小是孤儿,他没有关心他晚上睡不睡得着的人,他也没有会在耳边唱摇篮曲的人。金在奂给了他应该属于一个孩子的柔情。


朴佑镇瞟到身旁的金在奂,金在奂好像有点困,闭着眼睛在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朴佑镇突然听到了漫天的星空。我喜欢这个人,他想,是二十年来的第一次。


四.

朴志训在听说朴佑镇要去找份正经工作的时候吃了一惊。


“什么??你打算去做什么工作啊?我们俩又没有上过学..”


“不知道,有地方要我我就去,我想稳定一点。”


“只因为那个金在奂吗?”


“嗯。”


朴佑镇认清了自己的心意以后又马上来了新的担心:他养不养的活金在奂。碰瓷本来就是高危职业,指不定哪天被抓进局子里去了。他以后要是和金在奂在一起了,总不能大家一起去碰瓷赚钱吧?


朴志训本来就是想撮合撮合,他们这种街头小混混哪来的一辈子死心塌地的爱情,他没想到金在奂能给朴佑镇这么大刺激。说实话,朴志训和朴佑镇从小一起长大,他从没看过朴佑镇此时此刻眼里闪烁的光芒,


好像有星星一样。


“走吧,我和你一起。”


现实给了他们俩当头一棒,两个没文凭没工作经验刚成年的两个人哪有那么好找工作。到了最后也才找到一个发传单活干,烈日下晒上一整天,一天一百块,一个月不休息也就三千块钱。


三千块实在是不多,以前他们碰上个大单子能坑来四五千,现在比以前累不说,赚的钱还少。


朴佑镇总是固执的认为自己只有踏实了,稳定了,才有资格去喜欢金在奂。他没有能力想金在奂一样去追寻自己的梦想,他的梦想早不知道被扔到哪个旮旯的厕所里给冲掉了。


但是他还有金在奂。


朴佑镇对朴志训还是感谢的,这个好兄弟陪他一路走过十几年,现在自己说不干碰瓷了也是二话没说跟着自己一起。朴志训知道朴佑镇说不出来这些肉麻话,他只是拍拍朴佑镇的头,像哥哥一样。


之前攒的钱勉强用到月底,传单那边的工资就发了,三千块钱,朴佑镇是实打实的一天没休息。


“五金啊,你也该告白了吧?”朴志训悠悠地问。


朴佑镇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朴志训终于恢复了本性,用劲撸了把朴佑镇的头发,“废话,你谁啊我还不知道你,你看今天晚上怎么样,你穿好看点,我给你定个饭馆然后把金在奂约过来。”


朴佑镇听的都要热泪盈眶,他用劲拍拍朴志训的肩膀,“志训啊靠你了..!”


五.

朴志训找了一家西餐厅,定一餐饭花了三百,朴志训心疼的不行,这花了大价钱的告白一定得成功啊。


朴佑镇有点拘谨,金在奂也挺懵的,他想不通为什么朴佑镇突然带他来这种一看就不属于他们消费阶级的餐厅。


不过他没有疑惑很久,朴佑镇心里憋不住事,虽然朴志训让他在吃完了以后趁着气氛微醺再告白,但是朴佑镇按耐不住了。


于是他从荷包里掏出了一个红包。


金在奂:.........你要干嘛??


“啊,就是,我特别喜欢你!不是普通的那种喜欢,是很喜欢的那种,想当男朋友的那种,这里面是我第一次收到的工资有三千块钱,我都给你,你去唱歌吧我支持你,你要是缺钱了可以找我要,我现在也算是有稳定收入了,我真的觉得你唱歌很好听...那个....所以你能当我男朋友吗?”


朴佑镇说完了又不敢看金在奂,脸上飞起两团可疑的红晕,把金在奂给看笑了。


“我说,那你这算包养我了吗?”


朴佑镇一愣,“那个...算是这样吧..?”


“好,那就在一起吧。”


六.

朴佑镇觉得这是自己的人生巅峰。


有了工作,有了男朋友。早上男朋友探探班,晚上听男朋友唱唱歌。事业成功家庭美满。


但是男朋友突然跟他说,其实我是个千万富翁。


朴佑镇:???


金在奂可能就是小说里的男主角,只想唱歌不想继承家业,一怒之下被家里人赶出来,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顷刻间花光了自己的钱财,到贫民窟里面收获了不离不弃的爱情。


金老爷子听闻自己的孙子被赶出去后找了个小男朋友,心想这龟孙倒还挺快活,又接到了金在奂的电话,说他愿意回来继承家产。


要说金在奂为什么突然醒悟了,他跟老爷子说不能一直吃人家白饭。于是乎回心转意,这下子老爷子满意了,还介意什么小男朋友,大手一挥在市中心给他们俩送了套房子。


朴佑镇跟着金在奂到达别墅的时候还有点没恍过神来,紧张的手心出了一层薄汗,“你这么紧张干嘛啊…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男朋友有钱还不行啊?”金在奂捏捏朴佑镇的手。


“那这样,算是我被你包养了吗?”


金在奂觉得这小孩儿脑回路确实奇特,“对啊,你以后就乖乖花钱就行了。”


“那你不唱歌了吗?”


“你想听的话,唱给你一个人听。”


-End

评论(9)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