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软糖🎀

碗弹玩家
随缘产粮
立志做三流黄文写手

【五金蟹】雀友

•棋牌室少爷朴佑镇x傻白甜安炯燮
#想不到吧8102年了我还在磕五金蟹

八月正是天气热的时候,朴佑镇带着耳机在空调底下猛吹,嘴里还叼着一根冰棍。

朴佑镇家是开棋牌室的,祖传三代都是这个职业,家里个个都是麻将迷,偏偏这一代出了个朴佑镇,从小在麻将声里面耳濡目染而不为所动,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rap整天就鼓捣那些。

最近有一个少年总是来打麻将,朴佑镇注意他很久了。原因无他,这个少年长的清秀,年纪好像也与朴佑镇相仿,每天确来麻将室虚度光阴,啧,腐败,朴佑镇摇摇头。

这个少年还是一如既往的被麻将桌上的老手们耍的团团转,哦,又输了三千,朴佑镇同情,同时又觉得那个少年有意无意的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

朴佑镇正值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一瞬间他就脑补出了求救,楚楚可怜,不安等诸多情绪,这个少年每天来不知道被坑了多少次,到底是有多爱麻将啊?

朴佑镇坐不住了,于是自以为威风凛凛的拉起了那个少年,“你...要不要来我们麻将室打下手?”其实朴佑镇的思维很简单,既然那个少年不会打麻将,那来麻将室待几天学习学习不就会了吗。朴佑镇的思维确实很跳脱,全然不顾这句话的没头没尾和麻将桌其他人对他投来诡异的目光。

安炯燮被这天大的一个馅饼给砸的面露喜色,“好好好,我什么时候开始?”,安炯燮一直光顾棋牌室的原因就是为了接近自己的暗恋对象朴佑镇,没想到天降一个好机会。

“现在。”朴佑镇把安炯燮从座位里拉出来。

“欸,什么意思啊?这局还没打完呢!”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输钱的主,麻将桌上的人哪那么容易就放过。

“我是这家棋牌室下一任主人,这个人以后就是我小弟,我想怎样就怎样。”朴佑镇甩了一句话拉着安炯燮就扬长而去,而安炯燮满脑子都是,朴佑镇他牵我手了,朴佑镇他牵我手了,朴佑镇他牵我手了。

“你叫什么?”

“我?我叫安炯燮。”

“很好,我是朴佑镇,以后你就是我小弟,我是你大哥,你就跟着我了。”

安炯燮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暗恋对象小弟,但是貌似是一个可以亲近的好机会,他喜滋滋地叫了一声“大哥”

朴佑镇被安炯燮这一句脆生生的大哥叫的美滋滋的,心里泛起一股自豪感,以后一定护好这个小弟,他心想,最起码不让他输钱了。

安炯燮从此以后就成了朴佑镇跑前跑后的小跟班,麻将室每天要给客人提供茶水,这些琐事一直都是朴佑镇在做,现在都推给了自家小弟,朴佑镇偶尔也教教安炯燮打打麻将,好歹也是麻将世家的少爷,起码还是会两手。

“胡了。”朴佑镇把牌一推,眼睛往旁观的安炯燮那里瞟,果不其然看到了安炯燮盯着他崇拜的眼神。朴佑镇洋洋得意,突然觉得麻将也没那么讨厌了,“拿去用吧,算大哥赏你的。”朴佑镇把钱往安炯燮怀里一塞,装作很酷的走了。

安炯燮看朴佑镇的背影越看越满意,长得帅,会打麻将,会赚钱,多好啊。朴佑镇总是喜欢和安炯燮勾肩搭背的,有时候也会拍拍休息室的床让安炯燮和他躺在一起听歌写歌,甚至是午睡。不急,慢慢来。安炯燮想。

二.
朴佑镇打算去首尔了。

这并不是一时兴起,他已经想了很久了,他要去首尔去完成自己的音乐梦想,家里人虽然表面嫌弃还是支持了朴佑镇的一意孤行。唯一难的是跟自己这个小弟道别。

哎,愁啊,朴佑镇想,其实朴佑镇挺喜欢这个小弟的,平时听话,而且长的还怪好看的,朴佑镇还真有点舍不得。

“那个,炯燮啊,”朴佑镇的声音闷闷的,“我要走了,去首尔。”

“???”安炯燮一个晴天大霹雳。

“明天就要走了。”朴佑镇声音还是闷闷的。

“啊,不是,我还有话没跟你说呢!”安炯燮急急忙忙。

“嗯,你说吧。”

“那,那个,我喜欢你!”安炯燮心里涌过一丝懊悔,心想不应该这么匆忙的。

朴佑镇的声音还是闷闷的,“我知道啊,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惜我就要走了。”

“......”安炯燮发现朴佑镇好像完全没搞清楚自己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是,谈恋爱,你懂吗?”

“我们不是一直在谈恋爱吗?”朴佑镇理所应当。

安炯燮:???!!?

“我们难道不是在谈恋爱吗?”朴佑镇反问。

“不,不是啊…”

“那怎么样才算谈恋爱?”

“起码,要、要先kiss吧...”安炯燮突然有点口干舌燥。

“哦,”朴佑镇像是明白了什么,衣领一扯就把安炯燮拉过来在嘴上盖了个章,“这样行了吧?”

“哦...哦,行了,”安炯燮还有点晕晕乎乎的。

朴佑镇舔舔嘴唇,“我明天要走了。”

安炯燮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暗恋对象那里转正就要开始艰难的异地恋,“....我会想你的。”

三.
朴佑镇还是在第二天早上坐上了离开首尔的大巴车,难过和不舍好像一下涌上了安炯燮心头,弄得他有点手忙脚乱。

“好好吃,好好睡,记得多联系,记得回来看我,万一出名了还要记得我在等你,“安炯燮心不在焉地踢着路别的石子,“还有.....你上了车就,就别回头了。”

“好,”朴佑镇紧紧的抱了一下安炯燮。

安炯燮看着朴佑镇上车,又看着车开走,眼泪就不争气的流出来了,安炯燮也不想擦,就任它流淌。又突然看到朴佑镇转过头从车窗里转过头对着他笑,露出了朴佑镇独有的小虎牙。

安炯燮抹了抹眼泪,突然有点想笑。


什么嘛,明明说好不回头的。


•看热度可能会有番外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