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软糖🎀

碗弹玩家
随缘产粮
立志做三流黄文写手

【澄羡】成亲

•八月一日更新。江澄为抄袭人物大家应该都知道了,以后不会写任何墨香相关,就把此文留作纪念吧。



•澄羡预警
•ooc预警

今天是江澄和魏无羡成亲的日子。


江澄本想着一切从简,男子之间成婚也不好大操大办,魏无羡却是把自己当成了娇弱的小娘子,大门不出二脚不迈,非得要自己来背,既然是大喜的日子,也就依他去了。


饶是江澄做好心理准备,见到魏无羡时还是忍不住一顿——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个红盖头硬是给自己披了上去。


江澄话还没说出口,魏无羡就扑到了背上,温热的鼻息浅浅的扫在颈脖上,一时之间乱了呼吸,“江澄,你这是紧张了?”罪魁祸首没心没肺的搭在背上,红盖头下有几缕发丝漏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晃荡,弄得人心有点痒。


成亲不论是江澄还是魏无羡都是第一次,虽然已经事无巨细的的安排好了,难免还是有点紧张,此时背着魏无羡,风里带着莲花香轻柔的扶在脸上,腰间的九瓣莲铃铛不疾不徐的作响,江澄不知怎的心就安定下来了。


路程并不远,在大堂门前江澄把人放下,“走吧。”说着正准备迈步,袖子却被魏无羡扯住,“江澄,我还蒙着盖头呢,看不清路,你牵着我走呗。”


这是句胡话,修行之人本就耳聪目明,况且本就是片纱,还能蒙的住他夷陵老祖的眼睛?众人还在等待也不好多言,江澄便牵住了魏无羡的手,摸到了一片薄汗,看来他也不像面上显的那般若无其事,江澄心里忽的软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挡去一些心怀鬼胎的视线,将魏无羡的手握得紧些,跨步向前走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仪式虽完,江澄身为宗主还要与宾客们客套一番,眼看着魏无羡的衣角消失在转角处却又无法动弹,江澄心里不禁升起一股烦闷,也只能继续寒暄。


应付完真真假假的祝贺江澄便快步回房,看到魏无羡正坐在床头等待,魏无羡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江澄呼吸也不禁轻了几分,缓缓掀开盖头,纵是平时天天看到魏无羡,他心头还是漏了一拍。


魏无羡平日总是斜斜的绑着头发,今天正儿八经的束了起来,身上穿的是云梦特有的紫色婚服,眼里的笑意像是藏着一汪春水,在重重纱幔和点点红烛的映照下,江澄心里被爱意柔柔的填满,只觉得魏无羡眉目皆可入画。


“江宗主,不打算喝交杯酒吗?”


闻言江澄才想起来还有这环,没想到的是魏无羡一把喝下就就嘴对嘴渡了过来,感官在昏暗的环境下被放大,辛辣的酒味刺激着味蕾,江澄反手勾住魏无羡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魏无羡的嘴里带着几分甘甜,半晌才结束这个吻,魏无羡突然来了一句“你后悔吗?”


虽然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其中的意思已然明白。和我成亲,你后悔吗?徒增明里暗里的暗语中伤,你后悔吗?大街小巷的流言蜚语你在意吗?后悔吗?


江澄低低的叹一声气,魏无羡比他想的还要敏感,许多话语不必言明,只是又吻上了魏无羡的唇,用的是一辈子最为轻柔的爱意在诉说,前尘种种,皆与褪下的紫衣一般掉落。


红浪翻腾,人影缠绵,一室春光。

评论(12)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