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软糖🎀

碗弹玩家
随缘产粮
立志做三流黄文写手

【舟渡】好梦,祝愉

•ooc预警

     骆闻舟有两天没回家了。


      敬爱的骆队还在市局里加班加点的查案写报告,尽管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有费渡放银行里面的利息高。


       要不然把骆闻舟包养成家庭妇男好了,略微思考了一下这个可能性,费渡觉得还是不要把这个想法告诉骆闻舟,不然指不定要炸成什么样。


       费渡自觉不是什么黏糊的人,也不会两三天没见就难受的抓心挠肝,可能是习惯了每天回家都有骆闻舟,以及他做的饭,突然之间换回外卖还有点不适应。


       这种情感对费渡有点陌生,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心理,费渡发现,哦,他好像是有点想骆闻舟了。


       成双的杯子,成双的拖鞋,成双的餐具。好像不知不觉间骆闻舟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突然没了他就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思念”,几乎陌生的感觉。费渡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骆一锅的毛,像是猫尾巴轻轻柔柔的拂过心尖,又好像是初雪消融的春水浅浅滑过,他低低的笑了一下,“小别胜新婚”应该就是这种感觉了吧,似乎也不坏。


       到了该睡的点,费渡自觉上床,平时只要他一想晚睡,骆闻舟必定会像个老妈子一样的教育起来,突然这么安静还有点不习惯。平时嫌骆闻舟吵,不在了又觉得冷清,费渡总结了一下,就是欠。


——————


       骆闻舟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看看已经睡着的费渡,胡乱冲了个澡,轻手轻脚地上了床。


       尽管骆闻舟已经格外注意,本就是浅眠的费渡还是迷迷糊糊的醒了。


        “师兄,我想你了。”


        费渡刚看到骆闻舟模糊的人影就说出了口,骆闻舟动作一顿。


       平时费渡十句里八句是情话,嘴巴跟喝了一缸蜂蜜似的,骆闻舟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甜言蜜语,还是被费渡这句“我想你了”挠的心里发软。


       眼睛还没睁开就撩拨师兄。骆闻舟有点咬牙切齿,还是认命躺上床,把费渡捞到怀里,在费渡眉间轻吻了一下。这人是我的了,骆闻舟忍不住的想,“睡吧,我在旁边。”


       骆闻舟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费渡其实不喜欢这类味道,但不知怎么的,这股味道莫名的费渡安定下来。


       半睡半醒间费渡想着,骆闻舟回来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会回来的。


       对了,还要告诉骆闻舟,不用在自己面前刻意忍着不抽烟,他喜欢骆闻舟吻他时嘴里的烟草味道。

评论(3)

热度(150)